该死的温柔,该死的爱

就像众多小说中写的一样,我们看开了一切,却也看透了爱.接连一周虚张的纠结,接连一周的劳累.吵着要分的是我,不想分的还是我.或许,人只有在真正发生过什么之后才明白什么叫爱情.而又会在事情过后看透爱情,而此时,人们也会走向两个极端,要么更爱了,要么空门了……

当然,我们都是尘俗中的傈僳,我们爱的更加缠绵了.只是缠绵的结果,我们还是牛头不对马嘴.一直的你不懂我,我也不曾知晓你!

Continue reading